随笔杂谈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杂谈
苏州建材商如何保障自己的合同利益
发布时间:2018-01-30 发布人:admin

  如何确认加盖项目部印章的合同责任人

 
  - 建材商如何保障自己的合同利益
 
  【关键词】  项目部授权表见代理  职务行为举证责任
 
  笔者近期刚刚办结一起建材商与某淳建筑安装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并全面胜诉。考虑到讼争买卖合同仅加盖刻有限制性文字的某淳建筑安装有限公司项目部印章,结合近年来不同省市的一些司法判例,法院对项目部、实际施工人以作为承包人的建筑公司的名义对外签署业务合同,是否属于职务行为、是否构成对建筑公司的表见代理的审查和认定标准日趋严格,对于权利人善意无过失的审查在个别案件中甚至过分于苛刻的情况下,本案的裁判结果就显得尤为难得。现将笔者的代理思路做如下分析,以资切磋,并希望能够更多更好地维护善意建材商的合法权益。
 
  基本案情:
  原告诉称,某年某月某日,原告与某淳建筑公司签订《工业泵阀设备供货合同》一份,后因某淳公司未能依约支付合同款,故向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合同》尾部购货一方有“委托代表人 – 邢某某”字样,并加盖刻有限制性文字的某淳建筑公司钓鱼台项目部资料章。
 
  被告辩称:
 
  邢某某不是我公司的员工,我公司并未授权邢某某签署涉讼合同;邢某某亦非我公司项目的负责人;项目部印章既非我公司公章也非合同专用章,且刻有限制性文字,不具有对外签署合同的效力;涉案工程存在其他实际施工人,该实际施工人或其员工才是涉讼合同的相对人,涉讼合同与我公司无关。但未向法庭提交任何项目分包、转包及事实上存在其他实际施工人的证据。
 
  1. 调取涉案项目的中标公告,证明被告是涉案工程的承包人;
 
  2. 申请邢某某出庭作证,说明邢某某系原告在项目部的材料员,负责项目部建材收发工作;证明邢某某系接受项目部负责人甘某的指示在“委托代表人”栏目签字的,邢某某签字系职务行为;证明涉讼合同的签署地点为涉案项目部办公室;证明送货单上的签字系其本人书写,涉讼建材已如数交付并用于涉讼项目;
 
  3. 搜集并提交被告与业主方、监理方办理工程量签证单、图纸会审记录、工程技术核定单等资料,这些资料在施工单位一栏加盖的印章与讼争合同印章一致。据此,原告认为被告在涉案工程的承建过程中,开展各项业务活动,使用的就是该枚“刻有限制性文字的项目部印章”,该枚印章确认的事实即是被告真实意思的表示。根据证据规则,被告系持有书证原件的一方,应对其与业主往来文件加盖“刻有限制性文字的项目部印章”作出合理解释并提交书证原件,否则应推定原告主张的事实成立。被告否认原告上述主张,但未提供任何证据;
 
  4. 通过搜索裁判文书,查找被告在同一工程项目中的其它诉讼案件信息,从而确认被告项目负责人身份及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挂靠关系等),进而证明签署讼争合同系被告的项目负责人履行职务的行为;
 
  5. 通过对职务行为、表见代理等法律关系的分析和论述,证明原告善意无过错。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它形式。当事人约定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在签字或者盖章之前,当事人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本案中,原告在被告的项目部办公室与被告的项目负责人甘某就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达成一致,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原告在合同尾部加盖公章,被告负责人要求其材料员邢某某在委托代表人人处签名,并加盖刻有限制性文字的项目部印章,合同签署后由被告的项目部负责人支付定金***元,可以认定《工业品买卖合同》成立。后原告将合同约定设备送至项目部,被告某淳公司签收合同项下设备并用于涉案工程,可见原告与某淳公司的买卖合同关系成立并已履行。
 
  被告辩称与原告之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本应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十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七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某淳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货款***元及损失(利息)。案件受理费由某淳建筑安装有限公司负担。
 
  一审判决后,双方均未提起上诉,以上判决已生效。
 
  类似案件判决-(2015)镇商终字第115号 

        以上案例由苏州建设工程律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