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与指导案例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实战与指导案例 > 实战案例
特许经营 加盟合同纠纷
发布时间:2018-01-31 发布人:admin
  郭燕、井艳与南京市下关区舌尖上面馆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苏01民终132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郭燕,女,1981年11月3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住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井艳,女,1976年1月15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晓炜,北京市高朋(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毛俊,北京市高朋(南京)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市下关区舌尖上面馆,经营场所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建宁路8号玉桥商业广场7A-4a号。

  经营者:欧玉宝,男,1979年3月11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住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科峰,江苏冠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海荣,江苏冠文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郭燕、井燕与被上诉人南京市下关区舌尖上面馆(以下简称舌尖上面馆)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6)苏0106民初959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2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7年3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郭燕、井燕及其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晓炜、毛俊,被上诉人舌尖上面馆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科峰、张海荣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郭燕、井燕共同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6)苏0106民初9598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2.

  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本案属于特许经营合同纠纷。

  在特许经营合同中,特许人具备成熟的市场经验,在交易过程中应尽高度的注意义务。

  被特许人因市场地位的差别及其相关信息的不对称等因素,只要恪守诚实信用即符合特许经营合同的要求。本案上诉人作为普通家庭妇女,在与被上诉人签订《加盟合同书》

  过程中,已尽到了诚实的注意义务,不存在一审判决认定的‚原告签订合同时虽然未尽到注意义务‛的情形,故在一审认定涉案特许经营合同无效的情况下,被上诉人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即全额退还上诉人已向其交付的加盟金50000元,而非48000元。关于上诉人经济损失的问题,虽因上诉人证据保管不善导致相关费用支付凭据无法提供,但综合全案证据已达到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一审在判决书中也对支出费用事实予以认可,但却未对支付数额予以认可,属于对证据要求与证明标准的认识错误。在一审庭审中,被上诉人也自认装修费不少于10.5万元的事实,并认可《贷款合同》等的真实性。

  此外,无效合同所应承担的责任系缔约过失责任,上诉人出于对被上诉人的信赖签订涉案加盟合同,为了履行合同进行房屋租赁、装修,并投入流动资金,这些损失系因合同无效所造成,一审法院驳回上诉人所有的经济损失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据此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原告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舌尖上面馆辩称:1.《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第七条虽对从事特许经营合同的条件做出限定,但并未具体明确违反该限定条件时的法律后果,故认定本案合同无效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涉案合同依法有效。2.在合同有效的基础,被上诉人与上诉人系平等市场主体,二者的风险注意义务没有差别。被上诉人已经向上诉人提供了合同约定的无形资产和管理经验等,上诉人对其也已实际使用。加盟费作为上诉人使用被上诉人经营资源的对价,上诉人无权要求全额返还。即使涉案合同无效,亦应考虑双方过错确定适当的返还数额。3.上诉人存在多种违约行为,其主张退还保证金1万元的诉讼请求不应支持,一审法院判令被上诉人返还保证金1万元、加盟费48000元,加重了被上诉人的责任。4.上诉人主张的房屋租赁费、装修费、经营贷款利息等损失,系上诉人自身所应承担的经营风险,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被上诉人在签订涉案合同时对此也无法预见。

  上诉人郭燕、井艳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原、被告签订的《加盟合同书》无效;2.被告返还原告已经支付的履约保证金10000元,加盟金50000元并支付利息(以60000元为基数,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计算标准,自2013年11月9日至被告实际支付之日止);3.被告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合计420500元(含房租250000元、装修费157000元、创业贷款利息13500元);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4年8月19日,原、被告签订《加盟合同书》,约定由原告加盟被告开设的门店,使用被告授权的品牌商标‚面千汤面‛及经营被告许可范围内的产品,合同期间自2014年8月19日至2017年8月19日。被告于开业前应当对原告后场操作人员进行为期一月的技能培训,对前场服务人员及收银员进行岗前培训;向原告提供管店系统,门店规章制度;对原告的日常经营作不定期的回访,确保产品口味与总店的一致性,并应当定期举行店长研习会议。合同签订后,原告足额支付了加盟金50000元及履约保证金10000元,在被告的推荐下承租了位于南京××广场××街编号××3-132的商铺。但店面自开业以来,每月均处于亏损状况,原告被迫在经营一年后关门歇业。事后,原告发现被告系个体工商户,不具备从事特许经营活动主体资格,也不符合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至少2个直营店,并且经营时间超过1年的规定。同时被告不具有履约能力及履约意愿,除了要求原告向其采购经营所必须原材料外,未按承诺对原告开展管理方面的指导及培训等,没有对原告的经营提供过任何帮助。被告虽收取了广告促销费用,但并没有开展任何形式的广告宣传。上述行为直接导致原告经营惨淡,店面关闭。

  被上诉人舌尖上面馆一审辩称:1.《加盟合同书》是原、被告真实意思表示,应当属于有效合同,认定《加盟合同书》无效的法律依据不足。原告在事实上已享有了被告提供的服务及合同利益,包括装修指导、员工培训、收银系统、商标使用、汤料供应等,加盟金作为对价不应返还。原告存在多种违约行为,其主张退还保证金及加盟金的诉讼请求不应支持。2.原告诉请的经济损失属于其自负盈亏的范畴,与本案合同纠纷无关联性。被告没有收取原告的广告促销费用等。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如下事实:被告舌尖上面馆于2013年1月4日经注册,取得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经营者为欧玉宝,经营范围:小吃服务。2014年8月19日,原告郭燕、井艳与被告舌尖上面馆签订《加盟合同书》,当日支付被告加盟金50000元、履约保证金10000元。后原告郭燕、井艳租赁了南京江宁区万达广场的商铺,并以井艳为经营者在工商部门注册南京市江宁区丰享面馆。原、被告签订的《加盟合同书》主要内容为:‚郭燕、井艳自愿加盟被告开设门店,使用被告授权的品牌商标(‘面千汤面’),经营被告许可范围内的产品。加盟店负责人郭燕、井艳,地址江宁万达。合同期间自2014年8月19日起至2017年8月19日。原告应于签订合同当日交付被告人民币50000元整作为加盟金,交付人民币10000元整作为履约保证金。被告授权原告于本商圈内以被告的商标技术经营该店。被告于开业前对原告后场操作人员进行为期一月的技能培训,对前场服务人员及收银员进行岗前培训。被告为原告提供管店系统,门店规章制度。被告对原告的日常经营作不定期回访,帮助原告确保产品口味与总店的一致性,定期举行店长研习会议。原告如未按本合同规定经营或擅售被告未核准的商品等视为重大违约。

  所有厨房设备、餐具、收银系统均由总部统一采购,并和总部联网……‛。原告在合同中抄写声明:‚我已阅读并认可加盟须知所有条款,深知经营有风险、盈亏须自负‛。

  原告的店面于2014年11月底、12月初正式营业。2015年1月21日,原告井艳与银行签订《个人经营性借款合同》,向南京银行借款人民币300000万,借期自2015年1月30日起至2017年1月30日止。2015年8月原告因亏损停止对该店经营。

  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一审法院认定如下:1.关于合同效力的有关证据和事实。双方除举证上述证据外,被告又举证其另行经营的南京市建邺区恋上唇面馆、南京市六合面千美食中心餐饮服务许可证及‚面千‛商标注册证、《商标使用许可》,认为其具备履行能力,符合《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

  要求的资质。原告对餐饮服务许可证、注册商标证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面千‛商标的注册人为南京海川环保有限公司,被告不具有‚面千‛商标使用权;对《商标使用许可》,认为缺乏具体的许可使用期限和经营范围,对真实性不认可。并且举证南京市建邺区恋上唇面馆于2016年4月19日被核准注销的资料查询表及该店面照片,认为被告没有成熟的经营管理模式。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认定事实:被告舌尖上面馆的经营者欧玉宝曾分别于2013年11月、2014年1月注册经营南京市建邺区恋上唇面馆、南京市六合面千美食中心,南京市建邺区恋上唇面馆现已注销。关于‚面千‛商标,国家商标局的商标注册证载明,‚面千‛商标注册人为南京海川环保有限公司,核定服务项目(第43类):咖啡馆、餐厅、饭店、餐馆、茶馆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14年5月7日至2024年5月6日。被告提交南京海川环保有限公司《商标使用许可》,内容为:南京海川环保有限公司将持有的‚面千‛汤面国家注册商标证书,许可给南京市下关区舌尖上面馆使用。该《商标使用许可》对商标许可期间、方式等方面未明确。

  2.关于原、被告实际履行合同的情况。被告提交证据:(1)手机短信聊天记录、原告的店面门头照片、相关证人作证的视频文字整理记录以证明被告协助原告进行了装修、配送餐厨用具,为原告提供经营、管理等服务,履行培训义务,原告使用了被告的商标等。(2)提供公证书、原告店经营状况图片、被告店的菜单、视频资料的文字整理稿以证明原告的装修费用虚报及原告经营的面馆网评口碑好,原告停业是由于其自行调制试用调味品,经营特许范围以外的项目所致。(3)证人寇某的书面证词,证明被告为原告提供收银系统及培训、指导。(4)南京捷能厨具设备有限公司的情况说明,证明被告为原告订购冰箱,但被拒收。原告除对店面门头照片、短信记录、菜单、原告店经营状况图片真实性无异议外,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及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将其店内的人送到被告店内帮忙,不是培训;收银系统是被告提供的,其必然需告知使用方式,不属于培训;提供的餐厨用具是旧的;对书面证词及视频中的证人因未出庭作证,不认可;原告店获得网上好评是因与‚大众点评‛等合作,使用代金券等原因;原告没有超越特许经营范围。原告亦举证相关手机短信照片,主张2015年2月后被告未再向原告送汤料,导致原告自己配制汤料。被告认为由于原告后来要求供应的汤料数量较少,而让其自己来拿。

  对以上证据,一审法院认为,证人应当出庭作证,被告提交的书面或视频的证言,因证人未到庭,原告亦不予认可,一审法院对该部分证据不予采信。从原、被告提交的手机短信、照片及双方的陈述反映,在原告开业前,店内人员到被告店内帮厨,原告参照被告店面进行装修设计。原告经营中,被告提供收银系统及餐厨用具、汤料等,营业情况获得网上好评,但2015年2月后,原、被告就汤料送货等问题意见不一。原告主张被告收取广告促销费、月管理费等,但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

  3.关于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问题。原告举证经营账册以证明其亏损约90余万元,账册记载2014年12月,原告即有亏损;举证《南京江宁万达广场商铺租赁合同》复印件、李养虎出具的租金250000元证明和装修人姜康出具的装修款157000元证明、创业贷款审核表、手机短信照片、银行对账单等证据,证明其主张的租金、装修费、贷款损失数额。被告对手机短信反映的原告按要求装修及姜康进行装修无异议,但对装修费数额不认可,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不认可。一审法院认为,原告举证的上述证据,虽证明了原告按照被告的建议装修以及其租赁商铺、贷款经营的事实,但缺乏装修、租金等费用支出的充分证据,也不能证明原告损失的具体数额及与其主张合同无效之间的关联性。

  一审法院认为,该案争议焦点为:原、被告签订的《加盟合同书》是否有效,被告应否返还原告相关费用及赔偿损失。

  关于合同效力问题。本案涉及的是商业特许经营。根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

  规定,商业特许经营是指拥有注册商标、企业标志、专利、专有技术等经营资源的企业,以合同形式将其拥有的经营资源许可其他经营者使用,被特许人按照合同约定在统一的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并向特许人支付特许经营费用的经营活动。企业以外的其他单位和个人不得作为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被告舌尖上面馆将其经营资源以合同形式许可原告使用,原告按照合同约定向被告支付加盟金。双方签订合同的意思表示及合同约定的内容、经营模式等符合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特征。但当事人从事特许经营行为,签订特许经营合同,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本案被告舌尖上面馆系个体工商户,不具备作为特许经营活动中特许人的主体资格,其从事特许经营活动的行为违反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此,原、被告签订的《加盟合同书》应属无效。

  关于被告应否返还原告支付的费用及赔偿损失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导致合同无效的主要原因是被告不具备作为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的主体资格,原告签订合同时虽然也未尽到注意义务,但被告对合同无效应承担主要责任。对于因合同取得的财产,应综合考虑合同订立和实际履行情况及经营期限、双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等因素确定返还的数额。虽然原告支付的加盟金50000元,是基于为获得商标及相关加盟店的经营而付出的对价,被告在原告经营初期实施了一些行为,但在被告给予原告更多的经营指导方面,如‚对原告日常经营不定期的回访,帮助原告确保产品口味与总店的一致性、定期举行店长研习会议‛等,缺乏充分证据证明,2015年2月后双方就汤料配送等产生问题。因此,一审法院综合上述因素及当事人实际经营期限,被告的过错程度等,酌定被告返还加盟金48000元。关于履约保证金10000元,因合同无效,被告应全额返还原告。同时,被告在返还上述款项时支付占用期间的利息。对于损失赔偿问题,原告主张被告赔偿其房租250000元、装修费157000元、创业贷款利息13500元合计420500元。因原告所主张的上述费用,均系原告经营所需的正常投入,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主张的损失数额,也无充分证据证明系因合同无效而导致的损失。故一审法院对此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四条、《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于2016年12月26日作出判决:一、原告郭燕、井艳与被告南京市下关区舌尖上面馆于2014年8月19日签订的《加盟合同书》无效;二、被告南京市下关区舌尖上面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郭燕、井艳加盟金及履约保证金共计人民币58000元及支付利息(自2014年8月19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三、驳回原告郭燕、井艳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657元,由被告负担1250元,原告负担7407元。

  本院二审期间,对于当事人就一审查明事实无异议的部分本院予以认定,对于有异议的部分本院结合当事人依法提交的证据及其质证意见等认定如下: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在认定其提交的经济损失有关证据时,对被上诉人关于‚创业贷款审核表‛真实性的质证意见表述有误,其应为‚真实性无异议‛而非‚有异议‛。

  鉴于一审法院对上诉人贷款经营的事实已经做出认定,故本院认为,即使上述表述有错,也不影响对该证据的认定结果。

  对于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的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其中,上诉人就一审期间提交的《南京江宁万达广场商铺租赁合同》复印件,在二审期间提交了相应的原件。被上诉人就一审期间已经举证质证的视频资料的文字整理材料,在二审期间提交了相应的视频资料。对于《南京江宁万达广场商铺租赁合同》原件,被上诉人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本院结合上诉人确已租赁相关商铺开展经营活动的情况,对其形式真实性予以认可,但从现有证据来看尚不足以证明该合同中所记载金额确已足额支付到位,且其是否应当作为上诉人在本案中可以主张的经济损失需要结合本案其他证据予以综合认定。对于被上诉人提交的视频资料,被上诉人称其系被上诉人与上诉人员工‚白大姐‛和‚小何‛现场对话的录音录像,该两人均参加过被上诉人就涉案合同履行所组织的培训,证明上诉人存在违约行为,导致上诉人涉案店面经营状况恶化。该视频当庭播放后,上诉人认可‚小何‛确系其员工,但对‚白大姐‛的员工身份不予确认。同时,承认其涉案店内确有白姓员工,于2014年12月入职,2015年2月底左右离职,且在职期间一直未向店面提交健康证;小何的离职时间应晚于白姓员工的离职时间。此外,上诉人对上述视频资料中相关人员的对话内容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但综合上诉人对该视频资料的质证意见,可以认定上诉人涉案店面开业后不久即存在员工离职等问题。

  二审另查明,上诉人对涉案加盟店开业之初表面经营状况良好这一事实并不否认,但其认为系因店面促销所造成的假象。而在其向法庭提交的与涉案《个人经营性借款合同》作为一组证据的《南京市失业人员小额担保贷款现场调查表》中除记载了涉案加盟店现场调查时所存在的硬件设施外,还记载有该店面‚年收入约36万年,去掉各项费用净月收入约3万元‛等字样。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涉案合同是否应当认定无效;如果合同无效,被上诉人是否应当承担上诉人所请求的返还加盟费、保证金,并赔偿损失的责任。

  一、涉案合同应当认定无效涉案合同有效性的判定是解决涉案合同纠纷的前提与基础。从涉案合同之约定内容来看,系由被上诉人以合同的形式将其拥有的经营资源许可上诉人使用,上诉人按照合同约定在被上诉人的统一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并向被上诉人支付特许经营费用。该合同符合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基本特征,其效力认定应当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上诉人在一审期间也正是基于《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和第七条之规定,认为被上诉人存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二条第(五)项所规定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行为,从而请求认定涉案合同无效。

  从《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第七条之规定内容来看,第三条第二款规定,‚企业以外的其他单位和个人不得作为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就该规定而言,并未虑及特许人是否实际具备开展特许经营活动的经营资源条件的问题,而是直接对特许人的身份作出了限制性规定,从而使得不具备该身份的主体即不能成为特许人。故此,该规定应系效力性强制性规定,违反该规定的主体与他人签订的特许经营合同,应当认定为无效。《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七条第二款规定,‚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至少2个直营店,并且经营时间超过1年。‛对于该规定内容效力的认定,应当结合该条第一款,即‚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成熟的经营模式,并具备为被特许人持续提供经营指导、技术支持和业务培训等服务的能力‛进行综合认定。从第一款与第二款规定内容的关系来看,第一款规定了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具备的经营资源条件,第二款系对第一款所规定经营资源条件的外部表现之一,这种外部表现与经营资源本身并不具有当然的统一性。当特许人符合开展特许经营活动所应具备的主体资格条件且实质性经营资源已经具备但尚无上述‚两店一年‛的外部表现时,并不影响相关特许经营合同的效力,也不影响相关合同的实际履行。故上述关于‚两店一年‛的规定属于行政法规的管理性强制性规定,特许人不具备上述条件,并不当然导致其与他人签订的特许经营合同无效。

  就本案而言,被上诉人舌尖上面馆系个体工商户。根据《个体工商户条例》第二十九条的规定,‚个体工商户申请转变为企业组织形式,符合法定条件的,登记机关和有关行政机关应当为其提供便利。‛可见,个体工商户在符合法定条件时才有可能成为企业。而本案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被上诉人已经成为企业,其并不符合《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第二款规定的从事特许经营活动的主体资格条件,故其与上诉人签订的涉案特许经营合同违反了法律、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定为无效。

  二、被上诉人应当部分返还加盟费、保证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现上诉人已向被上诉人支付加盟金50000元、保证金10000元,在涉案合同被认定无效后,该两项费用应当予以返还。被上诉人因涉案合同向上诉人提供了必要的经营资源,上诉人接受这些经营资源后,从2014年底持续经营至2015年8月左右。在经营之初表面经营状况良好,针对上述表面经营状况虽然上诉人认为系因促销原因所致,但从其向法庭提交的《南京市失业人员小额担保贷款现场调查表》所记载的涉案加盟店‚净月收入约3万元‛的情况来看,可以认定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提供的涉案经营资源对于上诉人涉案经营活动的正常开展具有一定的价值性。鉴于这些经营资源无法适用有形物的返还规则,故可以在综合考虑导致涉案合同无效等因素的基础上予以适当折价补偿。

  关于上诉人提出的赔偿损失主张,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涉案加盟店的创业贷款利息损失;二是涉案加盟店的房屋租金及其装修费用损失。

  关于创业贷款利息损失的问题。首先,涉案合同并未提及上诉人需要申请创业贷款才能保证涉案合同的顺利履行;其次,申请创业贷款以解决特许经营合同顺利履行的资金流问题并非市场惯例;最后,现有证据不能证明申请创业贷款系由被上诉人的不当劝诱、误导等过错行为所致。综上,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该项损失主张不具有可预见性,也不具有过错。上诉人的该项损失赔偿请求不应获得支持。

  关于涉案加盟店房屋租金及其装修费用损失的问题。在特许经营合同中,为了相关经营活动的顺利开展,被特许人通常会租赁房屋并对其进行适当装修。尽管房屋的租金数额及其装修费用各有不同,但特许人对相关费用的产生通常具有一定程度的可预见性。

  如果被特许人基于对特许人的诚实信赖而付出了适度的房屋租金及装修费用,在特许经营合同被认定无效后,特许人应当根据其导致合同无效以及导致被特许人诚实信赖的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从本案现有证据来看,在合同签订时,被上诉人并不存在以虚拟公司、企业等特定主体身份掩盖或混淆自身个体工商户主体身份的行为,也不存在其他欺诈、虚假宣传等足以导致上诉人对涉案加盟经营活动产生错误信赖从而进行明显超越正常理性的投资行为。在涉案合同中,被上诉人还以《加盟须知》的形式,要求上诉人誊抄‚我已阅读并认可加盟须知所有条款,深知经营有风险,盈亏须自负‛字样。可见,被上诉人在签订合同时已经尽到了足够的经营风险提示义务。从上诉人涉案加盟店的经营情况来看,经营之初表面经营状况良好,上诉人为了涉案店面的经营还申请了创业贷款,并在申请创业贷款的相关调查表中明确记载涉案店面存有经营利润,但开业后不久即发生诸如员工离职等内部管理问题。在整个持续经营期间,并没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的个体工商户主体身份对涉案加盟店经营活动的正常开展构成了实质性障碍。故,上诉人所称的房屋租金及其装修费用损失即使最终足额发生也系其自身所应承担的经营风险,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承担该损失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据此,综合考虑被上述人应当向上诉人返还的加盟金、保证金数额,以及被上诉人通过涉案经营资源折抵所应获得的补偿数额,一审法院判决被上诉人向上诉人返还58000元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诉人郭燕、井燕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657元,由上诉人郭燕、上诉人井燕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徐新
审判员    薛荣
审判员    臧文刚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日
书记员    陈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