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与指导案例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实战与指导案例 > 实战案例
委托合同纠纷 破产清算 衍生诉讼 江苏高院
发布时间:2018-01-29 发布人:admin
南京朗驰集团有限公司与南京朗驰集团银嘉实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苏民终1548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南京朗驰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建宁路45号。

  法定代表人:王学霆,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卓,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奚春锋,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南京朗驰集团银嘉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娃娃桥6号。

  诉讼代表人:叶晓宁,南京朗驰集团银嘉实业有限公司清算组负责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立鹤,该公司清算组成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科峰,江苏冠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南京朗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驰集团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南京朗驰集团银嘉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驰银嘉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1民初7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2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2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朗驰集团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庄卓、奚春锋,被上诉人朗驰银嘉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崔立鹤、张科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朗驰集团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朗驰集团公司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理由:一、一审判决忽略证据内容所反映的事实及关联性,仅以朗驰集团公司与朗驰银嘉公司没有签订书面委托合同为由,对于朗驰集团公司与朗驰银嘉公司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不予认定。本案中,天津市天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天创公司)是负责汽车进口和销售的贸易公司,其销售朗驰集团公司所有的车辆均通过朗驰银嘉公司进行交易。1、朗驰集团公司(由朗驰银嘉公司代为签订)与天津天创公司于2004年1月10日签订的对账明细内容是天津天创公司与朗驰集团公司2003年往来对账明细。对账明细显示的主体是朗驰银嘉公司和天津天创公司,双方进行了盖章和签字,而对账的内容却是朗驰集团公司和天津天创公司的交易往来,朗驰银嘉公司仅仅是作为朗驰集团公司的受托人,就朗驰集团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的交易往来进行账目核对,天津天创公司对于朗驰银嘉公司的委托代理地位是明知的。2、朗驰集团公司(由朗驰银嘉公司代为签订)与天津天创公司于2003年12月31日签订的关于19台胜达菲汽车销售的《合同》(合同编号LC-TC008)。该证据内容所涉及的主体并非是证据形式上显示出来的朗驰银嘉公司和天津天创公司,而是朗驰集团公司和天津天创公司,朗驰银嘉公司只是作为朗驰集团公司的受托人,处理其与天津天创公司之间的交易事宜。3、朗驰集团公司(由朗驰银嘉公司代为签订)与天津天创公司于2003年12月29日签订的进口3台宝马X530汽车的《代理进口协议》(合同编号200307)。该证据所涉及的法律关系主体并非是证据形式上显示出来的朗驰银嘉公司和天津天创公司,而是朗驰集团公司和天津天创公司,朗驰银嘉公司只是作为朗驰集团公司的受托人代朗驰集团公司处理其与天津天创公司之间的交易事宜。4、朗驰集团公司(由朗驰银嘉公司代为签订)与天津天创公司于2003年10月22日签订的购买11台奔驰MB100汽车的《合同》(合同编号TC-LC004)。该证据所涉及的法律关系主体并非是证据形式上显示出来的朗驰银嘉公司和天津天创公司,而是朗驰集团公司和天津天创公司,朗驰银嘉公司只是作为朗驰集团公司的受托人代朗驰集团公司处理其与天津天创公司之间的交易事宜。5、朗驰集团公司(由朗驰银嘉公司代为签订)与天津天创公司于2004年1月10日(即对账明细出具的当日)签订的《合作协议》。该证据的内容是朗驰集团公司委托天津天创公司代为保管朗驰集团公司在天津库里存放的所有车辆,证据形式是由朗驰银嘉公司在朗驰集团公司署名处进行盖章确认,朗驰银嘉公司在朗驰集团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的交易往来中充当了受托人的角色,天津天创公司是明知的。二、一审判决对于本案重要证据即2004年1月10日的对账明细认定为与朗驰集团公司没有关联性,与王学明本人的自认不符。

  朗驰银嘉公司的实际负责人王学明于2016年11月7日一审到庭,陈述“这是2003年的朗驰公司和天创公司年底财务上的对账”“这两款车由朗驰付款”,王学明承认盖有朗驰银嘉公司公章的对账明细内容实为朗驰集团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的交易往来。三、一审法院未按法律规定依法调查收集证据,导致朗驰集团公司申请调查的有关本案案情的重要证据无法取得。2014年10月16日,朗驰集团公司经过财务审查发现,朗驰银嘉公司总经理王学明涉嫌非法侵占公司车款,遂向南京市公安局进行报案。2014年12月31日,南京市公安局决定以王学明涉嫌职务侵占罪作出立案决定,朗驰集团公司在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后,曾到南京市公安局了解案件进展,在查阅了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后,发现公安机关在刑事侦查过程中,掌握了本案所涉案情的关键事实,比如案涉合同的履行情况、合同车款的支付情况等。因侦查机关的材料不能由朗驰集团公司进行调取,朗驰集团公司对相关询问笔录的重要内容进行了摘录,并将摘录内容作为本案证据进行举证,曾两次向一审法院申请至南京市公安局调取和调阅询问笔录,以还原事实真相。

  一审法院得知侦查机关拒绝提供询问笔录的完整复印件后,并未采取调阅、摘录、对侦查人员进行谈话等方式对案件事实进行取证,仅因侦查机关无法提供笔录完整复印件为由,一审判决朗驰集团公司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

  朗驰银嘉公司辩称,一、双方当事人之间就案涉车辆不存在销售委托关系。1、朗驰集团公司用来证明委托关系的证据与案涉车辆无关,不能证明双方当事人之间就案涉车辆存在销售委托关系。对帐明细与案涉车辆无关,对帐明细上的对帐人表述为朗驰,并未明确是朗驰集团公司还是朗驰银嘉公司,因此无法确定对帐内容是朗驰集团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的往来。该对帐明细上仅有2003年的帐目,而案涉车辆的销售时间是2004年1年5日,此对帐明细与案涉车辆无关,亦与本案没有关联。2、19台圣达菲合同的编号LCTC008,11台奔驰BM100合同编号TCLC004,与案涉车辆无关。朗驰银嘉公司于2004年1月与天津天创公司签订的合同中所约定的车辆合同编号为LCTC04105,与朗驰集团公司主张的19台圣达菲及11台奔驰车辆无关。3、3台宝马汽车代理进口协议、合作协议与案涉车辆无关。朗驰银嘉公司销售给天津天创公司的车辆、代理进口协议、合作协议与案涉车辆无关。二、朗驰集团公司在一审时向法庭提供的证据相互矛盾,而且没有关联,无法证明其主张。三、车辆销售涉及代理资金的交易,在车辆委托销售过程中,双方当事人之间应当存在由朗驰银嘉公司盖章确认的,包括委托销售合同、出库单、验车单、进库单等车辆交付手续,但朗驰集团公司在一审时却未能提供此类证据。四、公安询问笔录没有调查收集的必要,一审法院程序合法。1、朗驰集团公司摘录的询问笔录的证据来源不合法。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在侦查阶段,即使是辩护律师也无权查阅、摘抄案件材料,朗驰集团公司持有的询问笔录的摘录来源应当是非法的。

  根据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该询问笔录的摘录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应当予以排除。2、刑事案件处于侦查阶段,调取询问笔录对证明待证事实无意义。第一,朗驰集团公司要求调取的询问笔录与待证事实无关,且多处自相矛盾。第二,朗驰集团公司要求调取的询问笔录没有得到法院生效判决的认定,不能作为其他案件的证据使用。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驳回朗驰集团公司的上诉。

  朗驰集团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朗驰银嘉公司向朗驰集团公司支付车款4962797.31元;2.判令朗驰银嘉公司向朗驰集团公司支付自2004年1月11日起至实际付款之日止的利息约387万元;3.一审诉讼费用由朗驰银嘉公司负担。庭审中,朗驰集团公司变更诉讼请求为:1.确认朗驰银嘉公司欠付朗驰集团公司26台车辆车款496279.31元及利息387万元(自2004年1月1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标准,计算至实际付款之日止);2.一审诉讼费用由朗驰银嘉公司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11月25日,一审法院依法受理申请人王学明要求一审法院指定清算组对朗驰银嘉公司进行清算的申请。2014年3月12日,一审法院依法指定江苏东方清算事务所有限公司为朗驰银嘉公司清算组。清算组在履职期间,先后向朗驰银嘉公司法定代表人杨国庆、该公司财务负责人及监事张丽、股东朗驰集团公司及其时任法定代表人寄送了通知书,要求上述人员及公司交付朗驰银嘉公司全部资料。朗驰集团公司与清算组于2014年3月26日共同制作物品移交单,载明朗驰集团公司向清算组移交以下物品:朗驰银嘉公司公章、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书、机构代码证及IC卡。2016年4月19日,清算组针对朗驰集团公司申报的债权(包括车款4962797.31元,利息387万元)出具《申报债权审查意见》,载明:因清算组未接管到朗驰银嘉公司任何财务账簿、文书等资料,仅凭朗驰集团公司提交的证据,无法对其申报的债权进行核查,故清算组初步审核该申报债权不予编入债权表。

  朗驰集团公司提交的2004年1月5日《合同》载明:供方朗驰银嘉公司向需方天津天创公司供应奔驰VITO汽车、奔驰MB100汽车、圣达菲2.7L现代汽车、沃尔沃S80汽车、宝马X5汽车各1台、12台、20台、2台、3台,合计金额547.21万元;供方收到需方车款后交车;或者需方在提供书面担保并得到供方书面同意后,供方交车给需方销售,需方应当在销售车辆后三日内将车款付给供方。该《合同》落款处盖有朗驰银嘉公司及天津天创公司公章,但朗驰银嘉公司所盖公章非原件。

  天津天创公司于2004年1月10日向朗驰集团公司出具的《库存确认证明》载明:截止2004年1月10日,朗驰集团公司共有27辆保税车在该公司库内,其中11台现代圣达菲,11台奔驰MB100,2台沃尔沃,3台宝马X5,其发动机及底盘后附清单。

  后附清单载明了上述车辆的进库日期、颜色、发动机编号、车架号等信息(见附表1、2、3、4)。

  表1圣达菲车辆信息序号进库日期颜色发动机号车架号103.9.17LL银G6BA3818896KMHSC81D54U588195203.9.17LL银G6BA3820932KMHSC81D34U588213303.9.17LL银G6BA3820931KMHSC81D14U588209403.9.17LL银G6BA3821494KMHSC81D94U588216503.9.17JK黄G6BA3820940KMHSC81D04U589187603.9.17LL银G6BA3822152KMHSC81D84U589194703.9.17ED黑G6BA3821495KMHSC81D44U589189803.9.17LL银G6BA3820930KMHSC81D54U589217903.9.17NU白G6BA3822147KMHSC81D44U5892251003.9.17NU白G6BA3820927KMHSC81DX4U5881131103.9.17LL银G6BA3818898KMHSC81D84U588174表2奔驰MB100车辆信息序号进库日期颜色发动机号车架号103.8白/灰16197120012414KPD6612633P168880203.8白/灰16197120012442KPD6612633P168881303.8白/灰16197110012385KPD6612633P168882403.8白/灰16197110012389KPD6612633P168883503.8白/灰16197110012383KPD6612633P168884603.8白/灰16197120012696KPD6612633P170405703.8白/灰16197110012790KPD6612633P170351803.8白/灰16197110012799KPD6612633P170352903.8白/灰16197110012784KPD6612633P1703541003.8白/灰16197110012798KPD6612633P1704021103.8白/灰16197110012770KPD6612633P170404表3沃尔沃车辆信息序号合同号进库日期颜色发动机号车架号1LC-XDD20030103.11.27黑B5244S3159318YV1TS61S9413498922LC-XDD20030103.11.27黑B5244S3158150YV1TS61S941349830表4宝马X5车辆信息序号型号规格颜色底盘号发动机号1X53.0i2979CC银WBAFA51070LT4686721455406306S32X53.0i2979CC银WBAFA51070LT4687021135424306S43X53.0i2979CC银WBAFA51090LT4687121155424306S52004年1月10日《合作协议》载明:甲方为朗驰集团公司,乙方为天津天创公司。

  甲、乙双方本着互惠互利原则,协商达成合作经营进口汽车协议。1.甲方存放在天津里的车辆委托乙方保管,甲方按天每车付乙方报关费10元,时间从入库起至出库止计算半年结算一次。落款处盖有朗驰银嘉公司及天津天创公司公章。

  审计机构于2016年2月26日出具的《26台车专项核查报告》载明:审计机构接受朗驰集团公司委托,对截止2015年12月31日财务账面库存26台车辆情况进行专项核查。相关财务及业务资料由朗驰集团公司提供,仅在现有资料基础上进行核查。

  一、基本情况截止2015年7月31日,朗驰集团公司账面库存商品结余26台,合计49862797.31元,具体包括:圣达菲车11台,金额1730947.88元;奔驰MB100车10台,金额1212200元;宝马X5车3台,金额1312890元;沃尔沃车2台,金额706759.43元。

  二、核查情况1.11台圣达菲汽车(1)2003年7月4日,朗驰集团公司与中现汽车(上海)有限公司签订30台圣达菲采购合同,合同金额为美元441150元。(2)2003年7月9日,朗驰集团公司开立信用证,支付3660000元。(3)2003年12月31日,7台圣达菲售给天津天创公司。

  (4)2003年12月31日,23台圣达菲入账,金额2959855.34元。(5)2004年2月27日,12台圣达菲售给天津天创公司,减少整车库存1544272.35元。(6)2004年9月-10月,账面累计支付圣达菲报关税金315364.89元,计入整车成本。至此,截止2004年10月31日,朗驰集团公司财务账面结余圣达菲数量11台,金额1730947.88元。

  并且自2004年11月1日至2015年7月31日朗驰集团公司财务账面圣达菲结余数量及金额无变动。

  2.10台奔驰MB100汽车(1)2003年10月22日朗驰银嘉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签订《合同》,采购11台奔驰MB100,合同金额1333420元。(2)2004年2月27日账面入账10台奔驰MB100,金额1212200元。至此,截止2004年2月29日,朗驰集团公司财务账面结余奔驰MB100数量10台,金额1212200元。并且自2004年3月1日至2015年7月31日朗驰集团公司财务账面奔驰MB100结余数量及金额无变动。

  3.3台宝马X5汽车(1)2003年6月31日,天津港保税区创展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中达汽车有限公司签订进口合同,采购3台宝马X5,合同金额港币1227000元。(2)2003年12月15日,中达汽车有限公司开具发票。(3)2003年12月29日,朗驰银嘉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签订《代理进口协议》,约定由天津天创公司对外签约并开立信用证,金额港币1227000元。(4)2004年1月2日,天津港保税区创展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报关3台宝马X5。(5)2004年2月入账3台宝马X5,金额1312890元。至此,截止2004年2月29日,朗驰集团公司财务账面结余宝马X5数量3台,金额1312890元。并且自2004年3月1日至2015年7月31日朗驰集团公司财务账面宝马X5结余数量及金额无变动。

  4.2台沃尔沃汽车(1)2003年8月11日,朗驰集团公司开立信用证给新电电网络有限公司(瑞典),日元8885149元,折合人民币621000元。(2)2003年12月信用证到期,2003年12月3日朗驰集团公司购汇支付新电电网络有限公司(瑞典)车款日元8885149元,折合人民币674027.40元。(3)2003年12月,2台沃尔沃入账,金额674027.40元。(4)

  2004年3月25日,朗驰集团公司购汇支付2台沃尔沃佣金32732.03元,计入整车成本。至此,截止2004年3月31日,朗驰集团公司财务账面结余沃尔沃数量2台,金额706759.43元。并且自2004年4月1日至2015年7月31日朗驰集团公司财务账面宝马X5结余数量及金额无变动。

  三、核查结论截止2015年7月31日,朗驰集团公司财务账面结余26台车,合计金额4962797.31元。

  四、其他需说明事项审计机构取得了天津天创公司截止2004年1月10日出具给朗驰集团公司代管26台车的《库存确认证明》。该《库存确认证明》详细列明26台车的车辆种类、入库日期、发动机号及车架号。

  审计机构于2016年8月2日出具的《情况说明》载明:审计机构检查了朗驰集团公司提供的有关会计凭证及电子明细账,2002至2005年度预付账款明细账共有187笔,其中106笔有纸质会计凭证,81笔凭证无纸质会计凭证(详见附件预付账款-天创合源明细账2002-2005)。通过梳理朗驰集团公司国际业务部与天创合源2002至2005年度的预付账款明细账,发现如下情况:1.2002至2005年朗驰集团公司国际业务部与天创合源的预付账款借方发生额共计7168.16万元,即此期间朗驰集团公司国际业务部直接付款或以货抵款(发出货物)给天创合源7168.16万元;贷方发生额共计7176.22万元,即此期间朗驰国际业务部收到款或对方以货抵款(收到货物)7176.22万元。账面反映,截止2005年12月31日余额为贷方8.06万元,即应付天创合源8.06万元。

  2.附表中第172行,2004年2月55号凭证(原始凭证复印件见附件)为朗驰集团公司国际业务部采购10台奔驰MB100,合计金额121.22万元,增加库存,同时冲抵与天创合源的往来。凭证附件为朗驰银嘉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签订的采购合同,合同金额133.34万元。2004年2月后,朗驰集团公司国际业务部账面未销售该批货物。

  附件:2003年10月22日,天津天创公司与朗驰银嘉公司签订《合同》一份,约定天津天创公司(供方)向朗驰银嘉公司(需方)供应11台M×××××奔驰车,总金额为1333420元;需方在合同签订之日起三个月内一次性付清全部款项。

  3.附表中第170行,2004年2月56号凭证(原始凭证复印件见附件)为朗驰集团公司国际业务部采购3台宝马X5,合计金额131.29万元,增加库存,同时冲抵与天创合源的往来。凭证附件为朗驰集团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签订的代理进口协议,约定由天津天创公司对外签约并开立信用证,金额港币122.70万元。2004年2月后,朗驰集团公司国际业务部账面未销售该批货物。

  附件:2003年12月29日,朗驰银嘉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签订《代理进口协议》,约定:朗驰银嘉公司委托天津天创公司办理代理进口业务;天津天创公司代理朗驰银嘉公司进口3台X5宝马汽车,金额总计港币122.7万元;货物提单到后,天津天创公司应立即通知朗驰银嘉公司付款赎单。

  朗驰银嘉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2004年1月10日对账明细载明:“朗驰售天创19辆圣达菲,朗驰应收款2337000元;朗驰从天创购11台M×××××货款,天创应收款133420元;天创代朗驰垫付3台宝马X5赎单款,天创应收款1312890元。”落款盖有朗驰银嘉公司及天津天创公司印章。

  朗驰集团公司一审庭审时陈述:朗驰集团公司以朗驰银嘉公司名义委托天津天创公司进口车辆,由朗驰集团公司支付车款,后再由朗驰银嘉公司销售给北京天创合源贸易有限公司或天津天创公司;朗驰集团公司与朗驰银嘉公司之间系委托关系,但没有书面委托合同;通过南京市经侦支队了解,26台车辆已经通过天津天创公司销售出去,车款支付给了朗驰银嘉公司;关于2004年1月5日《合同》,因朗驰银嘉公司先盖章,后将合同传真给天津天创公司,该公司盖章后将《合同》回传给朗驰银嘉公司;《库存确认证明》所载11台奔驰MB100中有一台车辆已经销售,但不能确认是哪一台车。

  一审庭审中,王学明到庭陈述:1.其在2003年至2004年8月份期间担任朗驰银嘉公司经理,同时兼任朗驰集团公司国际业务部经理。2.两公司业务上各自独立,朗驰集团公司和朗驰银嘉公司都做汽车的进口及销售业务,朗驰银嘉公司未从朗驰集团公司进货,未代理销售过朗驰集团公司进口的车辆,两公司未签过车辆代理销售合同。3.2004年1月5日朗驰银嘉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签订的《合同》属实,但其是意向性的合同,不记得该《合同》是否实际履行,亦不记得《合同》所载车辆的来源,应以朗驰银嘉公司财务账册记载为准。4.不清楚《库存确认证明》记载的车辆是否是2004年1月5日《合同》上记载的车辆。

  一审庭审中,朗驰集团公司申请了审计机构负责人沈宏到庭接受了各方质询。朗驰银嘉公司申请了南京华盛信伟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方向炯到庭发表意见。

  王学明及朗驰集团公司均系朗驰银嘉公司股东,分别持股40%、60%。南京市经侦支队对朗驰集团公司于2014年10月16日举报王学明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已决定立案。

  2016年7月26日,朗驰集团公司向一审法院申请开具调查令,以调取南京市经侦支队在王学明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中相关询问笔录。后朗驰集团公司并未获取到相关证据。2016年9月26日、2016年10月13日,朗驰集团公司再次向一审法院提交调查申请书,以调取上述询问笔录。一审法院于2016年9月29日,前往南京市经侦支队调查时被告知,王学明一案正在侦查中,暂时不能获取相关询问笔录。2016年10月18日,一审法院再次致电南京市经侦支队工作人员,被告知仍然不能获取询问笔录。

  一审争议焦点:朗驰集团公司主张朗驰银嘉公司欠付其26台车辆的车款及利息是否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案中,朗驰集团公司主张朗驰银嘉公司欠付其26台车的车款及利息的依据不充分,理由如下:1.关于朗驰集团公司与朗驰银嘉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委托关系。就此,朗驰集团公司陈述,双方未签订过委托合同,而现有证据亦不能证明双方存在委托关系,且朗驰银嘉公司对此并不认可,故仅凭朗驰集团公司单方陈述,无法确认双方存在委托关系。

  2.关于11台圣达菲与2台沃尔沃车辆。依据《26台车专项核查报告》,即使朗驰集团公司账面上尚结余11辆圣达菲与2台沃尔沃车,但朗驰集团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2004年1月5日《合同》所载车辆为朗驰集团公司所进口的车辆,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库存确认证明》项下的车辆与2004年1月5日《合同》所载车辆是否一致。

  3.关于10台奔驰MB100和3台宝马X5车辆。首先,依据2003年10月22日《合同》,10台奔驰MB100车辆系朗驰银嘉公司从天津天创公司购入。依据2003年12月29日《代理进口协议》,3台宝马X5车辆系朗驰银嘉公司委托天津天创公司进口。其次,朗驰集团公司虽称朗驰银嘉公司系以其名义签订上述两份合同,且由其支付车款,但并没有提交充分的证据证明。《情况说明》所附的记账凭证,是其单方制作,且朗驰银嘉公司不予认可,故一审法院对其证明效力不予确认。

  4.2004年1月10日对账明细显示的是朗驰银嘉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之间的对账,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其与朗驰集团公司之间存在何种关联。

  5.朗驰集团公司陈述其提交的询问笔录摘录,系依据南京市经侦支队询问笔录制作而成,但其不能提交询问笔录原件,且在一审法院依法调取时,南京市经侦支队以案件正在侦查为由不予提供,故朗驰集团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综上,朗驰集团公司的诉讼请求不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驳回。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南京朗驰集团有限公司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3630元,由朗驰集团公司负担。

  双方当事人对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二审争议焦点:朗驰集团公司主张朗驰银嘉公司欠付26台车款及利息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认为:朗驰集团公司主张朗驰银嘉公司欠付其26台车的车款及利息不能成立。

  依据现有证据,双方之间并不存在书面委托销售合同。故朗驰集团公司就其诉讼请求所主张的双方之间存在委托销售车辆的事实履行行为应当承担提交初步证据的举证责任。

  2004年1月5日的《合同》系朗驰银嘉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所签订的车辆销售合同,合同内容中并未载明朗驰银嘉公司是代理朗驰集团公司签订合同,该合同中的车辆与朗驰集团公司主张的本案所涉车辆无法形成对应关系。2004年1月10日的对账明细的签订主体亦为朗驰银嘉公司、天津天创公司,朗驰集团公司主张朗驰银嘉公司是代表朗驰集团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进行对账,欠缺事实依据。另外,2004年1月10日的《合作协议》落款处的盖章主体亦为朗驰银嘉公司和天津天创公司,虽然合同抬头和落款处打印有朗驰集团公司字样,但不能据此认定朗驰集团公司为缔约主体。虽然天津天创公司于同日向朗驰集团公司出具《库存情况证明》,但就本案争议事实而言,争议标的所涉及的26台车辆具有唯一性,在朗驰集团公司提交的证据足以证实其所主张的26台车辆已经确定包含在朗驰银嘉公司对外销售的车辆范围之内,且朗驰银嘉公司未能就此提交反驳证据时,朗驰集团公司的诉讼请求方能成立。即使朗驰银嘉公司与天津天创公司之间存在车辆销售关系,亦不能据此得出朗驰银嘉公司受朗驰集团公司委托与天津天创公司进行交易的结论。另朗驰银嘉公司已经进入清算程序,而管理人接管的财务资料中并无本案争议车辆系双方之间委托销售的记载。故依据现有查明事实,朗驰集团公司所提交的证据不能证实其主张成立,对于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朗驰集团公司上诉所称王学明在一审出庭的陈述是否构成朗驰银嘉公司的自认问题,本院认为,对于王学明的出庭陈述内容应当予以全面审查,而结合本案现有证据综合判断,王学明在出庭陈述时并不认可朗驰集团公司委托朗驰银嘉公司销售车辆,也未签订过代理销售合同,故朗驰集团公司的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朗驰集团公司上诉称一审法院未依据其申请向公安机关调取证据的问题,本院认为,朗驰集团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其从公安机关摘录的询问笔录,一审法院依据其申请已经向公安机关要求调取相关笔录,公安机关答复因刑事案件未侦查终结而未同意调取笔录,一审法院就此向朗驰集团公司已经进行告知。一审法院依据举证责任分配规则,在对现有证据证明效力进行认定后,判决朗驰集团公司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诉人朗驰集团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73630元,由朗驰集团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管波
审判员    马燕
代理审判员    刘尚雷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三日
书记员    杨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