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与指导案例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实战与指导案例 > 实战案例
承揽南京合同纠纷
发布时间:2018-01-29 发布人:admin
  原告南京凯德印刷有限公司与被告江苏交专方顺工贸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苏0102民初1786号

        原告:南京凯德印刷有限公司,住所地南京市秦淮区大校场路28-1号。

  法定代表人:孙双喜,该公司法定代表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科峰,江苏冠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雷智仙,江苏冠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苏交专方顺工贸公司,住所地南京市玄武区长江后街6号、浦口泰山新村。

  法定代表人:龚康,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群,江苏致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南京凯德印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德公司)与被告江苏交专方顺工贸公司(以下简称交专方顺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凯德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科峰、雷智仙,被告交专方顺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群到庭参加诉讼。后本案转适用普通程序再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凯德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科峰、雷智仙,被告交专方顺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群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凯德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支付印刷费609289.86元及利息(自2015年1月13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1.3倍计算);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自2006年12月起,原、被告双方一直保持印刷业务关系,原告按照印刷合同、采购单、征订表等为被告加工印刷品。因双方业务关系一直持续,但被告付款一直存在拖欠,造成各笔付款无法准确与订货数量相对应。2015年1月10日,原告向被告发出催款函。2015年1月13日,被告在对账函上签名确认,被告尚结欠原告印刷费609289.86元。原告多次催要未果,遂涉讼。

  被告交专方顺公司辩称:目前,被告内部正在清账。经被告核对,2013年至2014年期间的账目,被告已经支付完毕全部的印刷款,并未发现原告所主张的加工费合同、采购单、征订表以及发票,因此原告主张所欠的印刷款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及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原告提交的2015年1月10日形成的催款函,该函内容为原告要求被告确认,自2006年12月至2014年12月31日被告共结欠原告609289.86元,被告应尽快支付。

  被告法定代表人龚康在被告处签字确认。另外,原告提交的2015年1月13日形成的对账函,该函内容为原告要求被告确认结欠金额为609289.86元。被告法定代表人龚康在函的尾部“上述金额正确无误”下方签名确认。

  被告认为:对真实性均不予认可,被告从未收到过该催款函与对账函,没有被告公章确认,法定代表人龚康签名的真实性无法确认。2015年1月,被告公司公章尚在龚康处,按照常理应当加盖公章进行确认,被告怀疑系2015年12月18日龚康向被告公司上交公章后才出具的上述函件,并申请对签名的形式时间进行鉴定。

  原告为证明2014年12月31日前被告欠款金额为609289.86元,向本院提交明细账汇总表、增值税发票、被告支付部分款项的凭证。被告认为:明细账汇总表系原告单方制作,真实性不予认可,且从该表可以看出原告主张的是2012年之前的欠款,显然已经超出诉讼时效;对发票及被告的付款情况没有异议,但发票不能证明实际交易金额,按照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核算的金额为565814.86元,也并非原告主张的609289.86元。

  2.被告提交的支票申领单两份、支票抬头两份以及被告账户往来明细,证明被告已经于2011年5月17日分别向原告支付63000元、72000元,而该两笔付款并未体现在原告提交的汇总表中。原告表示,经查询并未收到被告支付的上述两笔款项。

  审理中,被告法定代表人龚康到本院接受询问,其表示原告提交的对账函及催款函上的签名确实由其所签,实际欠款金额为608949.86元。

  对于上述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1.龚康作为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有权代表被告对结欠原告的款项进行确认,是否加盖公司公章不影响催款函、对账函的法律效力,且龚康对对账函及催款函上签名真实性予以认可,故本院对对账函及催款函的真实性予以确认。2.被告怀疑龚康在对账函及催款函上签名的时间不是2015年1月,而是2015年12月,并申请鉴定。本院认为,被告并未提交初步证据证明存在后签的可能性,且即便龚康签名时间如被告主张在2015年12月,对本案处理结果并无影响,故驳回被告的鉴定申请。

  本院认为:1.关于欠款金额的认定。现原告提交的证据已足以证明截至2014年12月31日前被告结欠的金额为609289.86元,被告虽予以否认但未提交相应证据予以佐证,被告提出另外又支付给原告63000元、72000元,但被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付款的事实,且原告亦予以否认。因此,本院认定被告共结欠原告609289.86元。

  2.关于诉讼时效。双方发生业务往来由来已久,且往来较为频繁,对于每笔往来款项并未即时结清,也未对付款期限作出明确约定,2015年1月双方对账才明确结欠的具体金额,现原告于2016年4月1日诉至法院并未超出诉讼时效。即便如被告主张,对账函明确的欠款系2012年之前的欠款,原告现在才主张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但是对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欠款人在对账函上签名确认,应当视为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因此对于被告的该项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3.关于原告主张的利息。催款函与对账函并未对被告应付款的时间做出约定,原告也未能提交证据证明起诉之前向被告主张过欠款,故本院认定原告主张的利息起算时间应为起诉之日即2016年4月1日。原告主张利息的计算标准并未超出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江苏交专方顺工贸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南京凯德印刷有限公司人民币609289.86元及利息(自2016年4月1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1.3倍计算)。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893元,由被告江苏交专方顺工贸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南京市汉口路支行;账号:43×××18。

         苏州合同纠纷可咨询苏州合同法律师

南京审判长    高飞
人民陪审员    徐莹莹
人民陪审员    单凌波
二〇一六年九月十九日
书记员记员    巫晓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