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与指导案例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实战与指导案例 > 实战案例
合同纠纷
发布时间:2018-01-29 发布人:admin
  上诉人蔡加伟与被上诉人杨永军合同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宁民终字第174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蔡加伟,男,汉族,1990年2月27日生,某公司设计师。

  委托代理人郭春前。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永军,男,汉族,1981年4月12日生,某公司设计师。

  委托代理人张科峰,江苏冠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蔡加伟因与被上诉人杨永军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4)鼓民初字第533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3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蔡加伟及其委托代理人郭春前,被上诉人杨永军及其委托代理人张科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1年3月10日,杨永军和中建八局第三建设有限公司装饰公司(以下简称三建公司)签订了承包协议一份,约定杨永军承包三建公司装饰公司设计部/南京国轩设计师事务所从事室内装饰方案设计、施工图设计,承包期限为5年,三建公司承诺给与设计师每年不低于5500万元产值的业务量。承包协议签订后,杨永军即招聘人员、开展设计业务。蔡加伟系三建公司员工,2012年7月入职后经三建公司安排在杨永军处从事设计辅助工作,其基本工资、社会保险由三建公司发放、缴纳。

  2013年11月15日,杨永军与三建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一份,约定双方之间承包协议的期限变更为截止2013年12月31日,三建公司尚有115万元未支付给杨永军,于2014年1月30日前支付40万元,余下部分在2014年5月至9月30日分五个月支付完等。

  2014年1月25日,杨永军(甲方)与蔡加伟(乙方)、案外人余海梅(丙方)签订《调解约定》一份,约定:1、甲方给予乙、丙方资金总计捌万元,其中乙方伍万元、丙方叁万元;2、资金到位约定①甲方收到三建公司第一笔资金肆拾万元时,甲方支付乙方贰万元,丙方壹万元。②甲方收到三建公司第三笔资金时,甲方支付乙方壹万伍仟元,丙方壹万元。③甲方收到三建公司最后一笔资金时,支付乙方壹万伍仟元,丙方壹万元。调解约定下方注明“以上约定是建立在甲方正常收款情况下的基础上,如因某些因素导致甲方与三建公司产生法律纠纷(针对甲方与三建公司于2013年11月15日所签订的补充协议),乙方及丙方应归还甲方所交付款项,一切以法院裁定结果为据,同时三方所签订的调解协议无效。”

  另查明,三建公司未按补充协议的约定向杨永军支付款项,杨永军于2014年3月11日起诉至法院,后经调解结案,三建公司共应给付杨永军设计费107.5万元,该款三建公司于2014年9月5日前给付50万元,9月20日前给付7.5万元,10月20日前付清余款。

  2014年10月,蔡加伟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杨永军支付其设计辛苦费5万元及逾期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1.5倍自2014年9月5日起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止)。

  一审中,杨永军举证其设计团队的员工工资单和银行流水,并申请设计团队成员查祝亮作为证人到庭作证。员工工资单和银行流水中均不包含本案蔡加伟及余海梅。查祝亮到庭陈述,其本人系杨永军直接聘请的设计师,其报酬由杨永军直接发放;蔡加伟系三建公司聘用的员工,工资由三建公司直接发放,蔡加伟主要从事的工作为三建公司安排的业务。蔡加伟质证认为上述证据均不认可,杨永军自己的财务帐与本案无关,证人证言证明蔡加伟确为杨永军完成了设计工作,三建公司仅发放蔡加伟的基本工资,调解约定所述设计辛苦费是杨永军因蔡加伟完成设计工作应发的奖金。蔡加伟确认在其经三建公司派驻杨永军处工作期间,杨永军未另向蔡加伟发放奖金。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陈述,蔡加伟提供的调解约定、承包协议、补充协议、(2014)

  鼓商初字第468号民事调解书,杨永军提供的员工工资单、银行流水单,及本院庭审笔录、证人笔录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本案中,蔡加伟与杨永军在签订的《调解约定》中约定杨永军应给付蔡加伟及余海梅设计辛苦费,但同时又约定如因某些因素导致杨永军与三建公司产生法律纠纷(针对杨永军与三建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蔡加伟及余海梅应归还杨永军所交付款项,一切以法院裁定结果为据,同时三方所签订的调解协议无效。因三建公司未按补充协议的约定向杨永军付款,杨永军已向法院起诉要求三建公司支付承包费,应视为杨永军与三建公司之间已产生法律纠纷,故蔡加伟与杨永军之间约定的合同解除条件业已成就。蔡加伟虽主张该约定系指付款时间的约定无效,但根据上下文文意可看出,在双方约定的合同解除条件成就时,蔡加伟即便收取了杨永军交付的款项,仍负有返还义务,而非蔡加伟主张的不再分期付款。故对蔡加伟的主张,不予采信。除上述调解约定外,蔡加伟也未能举证证明除三建公司为其发放的正常劳动报酬外,杨永军还应额外向其支付劳动报酬。故蔡加伟主张杨永军应给付辛苦费及相关利息的诉讼请求,无相应事实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蔡加伟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蔡加伟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支持其原审诉讼请求。其上诉的理由是:案涉设计辛苦费的约定是承包期满后,杨永军作为项目负责人,在设计任务全部完工后,对员工工作的一种奖励,而且该份约定是基于双方真实意思和自愿的前提下所签订的,属于有效合同。该约定是在明确了杨永军负有给付设计辛苦费的前提下,对款项分配的时间和方式所进行的约定,此约定明确了设计辛苦费事实存在。杨永军最终拿到了107.5万元的设计款项,却没有支付设计辛苦费给蔡加伟,明显不公平。

  被上诉人杨永军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经各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杨永军是否应当按照其与蔡加伟、余海梅于2014年1月25日签订的调解约定支付蔡加伟5万元及其相应的逾期利息。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本案中,《调解约定》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合法有效。根据《调解约定》,杨永军应分期支付蔡加伟设计辛苦费5万元,但系建立在杨永军正常收款前提下,如杨永军与三建公司产生法律纠纷(针对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则蔡加伟应归还杨永军所支付款项,同时《调解约定》无效。因三建公司未按补充协议约定向杨永军支付承包费用,杨永军诉至法院,应视为双方之间已产生法律纠纷,《调解约定》的合同解除条件业已成就,《调解约定》已失效,杨永军不再负有根据《调解约定》支付蔡加伟设计辛苦费的义务。蔡加伟系三建公司员工,工资由三建公司发放,各方对此并无异议。蔡加伟并未举证证明除《调解约定》外,杨永军应为其额外发放劳动报酬,对其要求杨永军支付设计辛苦费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亦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59元,由上诉人蔡加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黄伟峰
代理审判员  叶存
代理审判员  周家明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魏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