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与指导案例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实战与指导案例 > 实战案例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发布时间:2018-01-25 发布人:admin
  原告南京仪机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南京凯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江宁江民初字第340号

原告:南京仪机股份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100134888850E,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江宁滨江经济开发区宝象路16号。

  法定代表人:刘传宝,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科峰,江苏冠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雷智仙,江苏冠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南京凯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71621006-2,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开发区工业园永花路002号。

  法定代表人:周谟其,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小芳,该公司员工,男,1963年4月24日生,汉族。

  原告南京仪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仪机公司)与被告南京凯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盛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4月1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仪机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科峰、雷智仙,被告凯盛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小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仪机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解除其与被告凯盛公司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2、判令被告凯盛公司赔偿维修费用179173.71元;3、判令被告凯盛公司赔偿工期延期损失127120元(以734800元为基数,自2011年12月20日起,按每日万分之二的标准计算至其催告复工并进行维修之日即2014年4月14日止,共计计算865天);4、由被告凯盛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和鉴定费用。事实和理由:2010年9月,其与凯盛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又签订《办公楼补充合同》,约定由凯盛公司承接其位于南京市江宁滨江经济开发区宝象路16号的办公楼工程;合同总价款为1980000元;付款方式为合同签订后支付预付款400000元,二层封顶支付200000元,主体封顶支付200000元,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支付300000元,余款一年内付清。合同签订后,其已按约支付了700000余元工程款,但凯盛公司在完成四层封顶后即停止了施工。后其多次致函要求凯盛公司按约进行主体封顶并竣工验收,但凯盛公司一直未进行施工。并且,凯盛公司已完工部分存在严重质量问题,故双方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应予以解除,并由凯盛公司赔偿维修费用。同时,因凯盛公司原因造成工期延误,根据双方合同第二部分第35.2款的约定,凯盛公司应赔偿相应的损失。

  被告凯盛公司辩称,1、案涉工程鉴定出来的质量问题并不会影响工程最终竣工验收,故双方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不应解除。2、案涉工程确实存在质量问题,但这些问题可以在后续施工过程中进行处理,并且其亦愿意对这些质量问题进行维修,但鉴定的维修费用过高。3、案涉工程的停工原因不在于其,而在于仪机公司,是仪机公司未按约支付工程进度款,其才迫不得已停工的,故对仪机公司主张的工期延期损失不予认可。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处理原告仪机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0年7月5日,原告仪机公司与被告凯盛公司签署《办公楼预算调整说明》一份,载明:土建部分以下项目从预算中直接删除,包括人工费、材料费、机械费、管理费、利润、措施项目费、税金等全部没有计入:1、外墙保温板、涂料,2、……,7、楼梯栏杆、护窗栏杆、走廊玻璃栏杆。水、电安装部分以下项目从预算中直接扣除主材费,保留安装费,扣除的主材费同时也扣除了措施费及税金:1、配电箱,2、……,5、电开水箱。同年9月13日,仪机公司(甲方)与凯盛公司(乙方)签订《办公楼补充合同》一份,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补充约定:一、工程施工范围及内容:1、以甲方提供的设计院图纸为准,扣除2010年7月5日甲方书面已明确的甲供料的其余部分;2、扣除甲供料的其余部分,乙方应施工的范围:(1)土建工程、水、电安装工程,(2)电器项目(配电箱、吊扇、照明灯具等)的安装以及卫生洁具的安装,(3)开工日期:2010年9月28日,竣工日期:2011年2月28日,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150天。二、工程质量与检验:……。三、合同阶段及付款方式:1、工程总造价:1980000元;2、该合同采用固定价格合同;3、付款方式:合同签订后支付预付款400000元,二层封顶支付200000元,主体封顶支付200000元,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支付300000元,余款一年半内付清。四、其他:……。2010年9月29日,南京市江宁区建设工程招标办公室向仪机公司发出批准直接发包通知书,载明:同意仪机公司采用直接发包方式建设办公楼工程,由凯盛公司承包,并要求自通知发出之日起30日内与承包人签订书面合同,并于合同签订之日起7日内将合同报备案等。2010年9月30日,仪机公司(发包人)与凯盛公司(承包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由凯盛公司承建仪机公司位于南京市江宁滨江经济开发区宝象路16号的办公楼工程;承包范围为土建、水、电安装;合同工期为开工日期2010年10月28日,竣工日期2011年3月28日,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150天;合同价款为2490000元。该合同第二部分“通用条款”第14.2款约定,因承包人原因不能按照协议书约定的竣工日期或工程师同意顺延的工期竣工的,承包人承担违约责任。该部分第35.2款约定,发生本通用条款第14.2款、第15.1款等情况时承包人违约,承包人承担违约责任,赔偿因其违约给发包人造成的损失。该合同第三部分“专用条款”第26款约定,人员、设备进场后7天内预付300000元,工程开工后10日内支付500000元,二层封顶支付800000元,主体封顶支付400000元,竣工验收合格后10日内支付200000元,余款290000元一年半内付清。该部分第35.2款约定,本合同通用条款第14.2款约定承包人违约应承担的违约责任:承包人自身原因造成工期延误,每延误一日历天,承包人向发包人按竣工结算造价万分之二支付违约金。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双方为办理备案而签订合同,双方实际执行的是《办公楼补充协议》及《办公楼预算调整说明》。合同签订后,仪机公司累计付款738800元,凯盛公司进行了施工,2011年11月四层屋面完工后停工。

  另查明,2013年9月10日,仪机公司致函凯盛公司,该函主要内容为:根据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办公楼补充合同,合同总价款为1980000元,我司按约支付了预付款、二层封顶进度款及主体封顶进度款共计820000元,双方已对过账,但贵司未按约完成主体封顶阶段的工作。因此,我司要求贵司按约完成主体封顶阶段的工作。

  同时,根据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我司支付工程款的约定,我司要求贵司按约完成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工作。如贵司在接到本函后十日内未按约完成相应阶段工作,我司将按约追究贵司的违约责任。同年11月20日,仪机公司又致函凯盛公司,主要内容与前述9月10日函件主要内容一致,要求凯盛公司接到本函后七日内按约履行义务。凯盛公司接收仪机公司上述函件后未予以复工。

  又查明,对于建设案涉工程,仪机公司于2009年6月3日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该证载明案涉工程为一幢地上4层、高度14.45米、总面积2178平方米的办公楼。

  对于案涉工程所使用土地,仪机公司于2007年即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

  再查明,对于案涉工程已完工的部分是否存在质量问题及存在的问题对安全使用的影响、维修方案以及维修工程造价,经仪机公司申请,本院组织双方依法选定鉴定机构进行了鉴定。2015年11月30日,南京东南建设工程安全鉴定有限公司作出以下鉴定意见:1、一层至四层混凝土构造柱普遍存在跑模、露筋、孔洞等外观缺陷,存在工程质量问题;2、大厅混凝土柱存在露筋、孔洞等外观缺陷,存在工程质量问题;3、楼面和屋面混凝土梁存在露筋、孔洞等外观缺陷,存在工程质量问题;4、混凝土现浇板存在起皮、混凝土疏松、裂缝和渗水等外观缺陷,存在质量问题;5、一层至四层窗台梁存在孔洞、露筋、裂缝等外观质量缺陷,存在工程质量问题;6、二层至屋面圈梁抽检截面高度不符合设计要求,存在工程质量问题;7、一层至四层墙体存在墙体垂直度和墙面平整度不满足规范要求的质量缺陷,存在工程质量问题;8、一层地坪存在-4毫米至170毫米的高差,部分区域塌陷和坍塌,存在工程质量问题。上述工程质量问题中,除第6、7条外,其余各问题对房屋的安全、使用或耐久性存在一定的不利影响。2016年4月6日,南京东南建设工程安全鉴定有限公司作出了维修方案意见。2017年6月26日,南京长城土地房地产资产评估造价咨询有限公司根据修复方案意见对工程造价作出鉴定意见,结论为:核定维修费用造价为179173.71元。

  审理中,经仪机公司申请,本院进行了现场勘验,结果为案涉工程为四层砖混结构建筑,四层屋面完工,红色砖墙、混凝土构造柱裸露,现为停工状态。对于工程停工的原因,仪机公司称在施工中发现凯盛公司的施工质量存在问题,要求凯盛公司复工返修,但凯盛公司不予配合,因此其行使抗辩权,停止了支付工程款;凯盛公司则称仪机公司的陈述不实,实际是仪机公司资金不到位,无法支付工程进度款,其才停工的,停工后双方协商过多次,但因仪机公司资金不足,其才未同意复工。双方对各自陈述均未提交有效证据予以证明。

  上述事实,有书证办公楼预算调整说明、办公楼补充合同、批准直接发包通知书、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办公楼已付工程款对账清单、借条、告知函、函、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鉴定意见,勘验笔录、照片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仪机公司与被告凯盛公司之间的建设工程合同关系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本案中,双方实际执行的《办公楼补充协议》及《办公楼预算调整说明》与备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在工程范围、工程价款、付款方式等内容方面虽有实质性不同,但案涉工程非强制招投标项目,双方实际执行的合同内容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故本院予以确认。关于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应否解除的问题。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本案中,凯盛公司于2011年11月四层屋面完工后停工,时间上已超出双方约定的竣工日期即2011年2月28日,后仪机公司于2013年9月、同年11月两次要求凯盛公司复工,但凯盛公司未予以复工。并且,已完工部分存在质量问题,且这些质量问题对房屋的安全、使用或耐久性存在一定的不利影响,客观上双方已缺乏继续履行合同的基础。故双方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应予解除。凯盛公司辩称案涉工程存在的质量问题不会影响最终竣工验收,故其不同意解除双方之间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的意见,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对于已完工部分的工程款,凯盛公司可另行主张。关于案涉工程的维修费用以及仪机公司主张的工期延期损失如何认定的问题。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本案中,双方在本院主持下,选取评估机构对案涉工程的维修造价进行评估,评估人员具备相应的评估资质,并且对于凯盛公司的异议,评估机构出庭接受了质询,评估机构的意见符合鉴定要求,故对评估机构作出的案涉工程维修费用意见,本院予以采信。仪机公司主张其在施工中发现凯盛公司的施工存在质量问题,要求凯盛公司返工遭凯盛公司拒绝,进而其拒绝继续支付工程款,后凯盛公司停工,但其对此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并且其2013年致函凯盛公司要求复工时亦未提出过工程质量问题。故对其主张的工期延期损失,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一、解除原告南京仪机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南京凯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

  二、被告南京凯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向原告南京仪机股份有限公司支付维修费用179173.71元。

  三、驳回原告南京仪机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111元、鉴定费94000元,合计100111元,由仪机公司负担2611元,被告凯盛公司负担975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应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判长    汪印
人民陪审员    田运成
人民陪审员    王必伦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一日
书记员    刘璐